落後而不自知----台灣的未來摘自網路文章~發行人語:落後而不自知───《天下雜誌》發行人 殷允芃 搖頭、嘆息、無力、沉默。「講也沒用,我已經懶得講了。」這幾乎是企業界私下普遍對政治人物的反應,帶著不信任和輕睨的表情。與政治人物層層溝通無效後,一位電子新貴忽然領悟:「原來我們不同類,難怪語言不通。」 商人是動物,政治人物是植物 「商人是動物,逐水草而居,哪裡有利益就往哪裡跑。政治人物是植物,無法移動,怪不得老說要根留台灣,」他說。從市場的觀念而言,商人的市場範疇在世界,顧客在全球,他的首要任務是為散居全球的股東賺錢。 而政治人物的疆域在一國之內,顧客是選民,他的首要任務,理想中是為人民的最高利益與長期福祉而服務,但實際上往往只是為了一己持續掌權而迎合或蠱惑選民。 支票貼現客戶的需求不同,市場的範圍不一,使得企業界與政界的鴻溝日益加深。而當經濟全球化的風浪撲天而降時,政商的裂痕就更為突顯。 政商不同軌的現象,不只局限於台灣,世界各國皆然,但台灣卻特別嚴重。原因之一是台灣是外貿導向的外向性經濟,對海外市場的依賴極深。而大陸成為台灣最大的市場,更增加了複雜性,加深了政商分歧。 長期孤立的後遺症 更重要的原因,則是台灣在外交與國際政治上長期孤立,使得政治人物長期與國際政治脫軌。不知不覺中,視野愈形狹窄,思想日益保守。形成一種以過去的語言,過時的姿態,奮力地在打一場昨日的戰爭。 「最可怕的是,落後而不自知,」一位企業人士憂心。在經濟全球化的趨勢下,許多國家外交部已經和經貿部合而為一,外交的首要任務在拓展經貿關係,爭取外人投資,以活絡經汽車借款濟 、提升人民生活水準。我國的外交人員卻仍然按照過去的習慣,疲奔於送往迎來國內訪客,爭取外交禮遇等等的形式而已。 當世界各國以外交的手段來達到提升經貿實力,改善人民生活的目的時,台灣卻往往反其道而行,以經貿為可犧牲的棋子,謀求虛無飄渺的外交關係。長久排除在國際事務之外,逐漸演變成自甘邊緣化的,也包括媒體和耳不聰目不明的人民和民意代表,仍至於整個社會。一種鎖國的心態、和夜郎自大的沾沾自喜,也在無形中漫延,特別是在一些新取得權位的權貴身上。 台灣正在往下滑,他們體會到了嗎?「 他們感受不到,因為他們自己的生活水準都提高了,」一位企業人士嘲諷地說。但另一方面,誰也不能否認,現在的內閣成員,由院長到部會首長,都是最辛勤工作的一群, 7-Eleven是他們的寫照,經常晚上開會房屋出租到午夜。他們常疲憊地抱怨立法院佔據了大部份的上班時間。靠選舉為生的民意代表、政治人物,更是惶惶然疲於奔命地作秀忙。時針停了 於是台灣成了世界上工作時間最長(每年2,282小時)、最辛勤努力的國家,但是社會卻停滯不前。一位由台灣調往大陸的外商主管,說了個「時針停了」的寓言: 「時鐘停擺。拆開來看,小齒輪停了嗎?小齒輪在飛快地打轉。中齒輪停了嗎?中齒輪還在快速地轉動。那應是大齒輪停工?不,大齒輪也在稱職地、一格格地轉動。問題是齒輪都沒卡合,各自在那空轉。」 台灣打空轉的原因是,缺乏共同的願景,目標、策略和手段無法整合,各自忙碌卻沒有效果。 造成的影響是,整體台灣的落後而不自知。如何突破困境?沒有簡單的答案。不斷地溝通、謙虛地認知自己的落後,也許只是面對客觀現實的第一製冰機步。
創作者介紹

整合系統傢具

hr26hroo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